1. <form id='rqEFfe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rqEFfe'><sup id='rqEFfe'><div id='rqEFfe'><bdo id='rqEFfe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当前位置:主 页 > 职场故事 >

            不是告状,胜似告状

            时间:2016-05-24 作者:蛋黄小姐 点击:

              好歹鄂板板也是副经理,咱领导。对直接领导的操作有疑问,你得多去沟通沟通,说清楚啊!弄丢人家到嘴的肥肉事小,哗啦就捅到领导的领导那里,那才事大!

              周一。袅袅我下了公交,脑子还是一团浆糊时,刚一进门,一个陌生面孔就从对面的空座位上噌的一声站起来,底气十足地介绍自己:“你好,我叫鄂德利!”

              一身板直板直的西装,西裤线直得跟刀锋一样。衬衫领子一路扣上喉咙,下面硬挺挺拴着个领带,脸上挂着一个标准化的微笑,这人是卖保险的吧?

              我应酬式笑笑,哦了两声,开电脑一看,马上就要开早会了,赶紧三口并作一口把早餐吃完。

              “这是我们部门的新同事,鄂德利副经理。以后他会负责各项目的具体统筹跟进,细节的问题都可以找他拍板啦。”赵老师正式介绍了这位西装男。

              “大家好,我这人嘴比较笨,以后请各位同事多多包涵!”西装男再次噌的一声站起来,憨憨笑着对大家说。他头转到我这边时还轻轻点了一下,似乎丝毫没有在意我刚才的“不敬”。

              我和郑悦对视了一眼,传递的摩斯密码大意为——看上去挺厚道。

              过了两天,鄂德利的“花名”已经同事中广为流传了:鄂板板。一来,那两条直直的西裤线已成为他的独有标志;二来,他对所有人的态度也一样,保持千年不变的微笑,有点“僵硬”,反应慢半拍那种。

              不是告状,胜似告状有了这位据说经验丰富的副经理,赵老师自然轻松不少,出差前把手头的一个大项目交给他统筹。当然,赵老师临走前也没忘开会让鄂板板熟悉一下众人的工作布置,我自然还是照例负责对接媒体。

              “鄂经理,这是我做的初步宣传方案,需要邀请的媒体都列出来了,你先看看有哪些需要调整的。”每次叫“鄂经理”这三个字时我总有点舌头打结,老怕一紧张叫成鄂板板什么的。

              “嗯。”板板眯着眼,使劲盯着电脑上的方案。本来我还挺有信心的,结果看他几分钟没动,屏幕都快被他盯穿了,心里直犯嘀咕:不会出啥纰漏了吧?

              “没问题。袅袅,你工作很细致嘛!”又是一脸板式微笑。

              “哦……没问题的话,我准备明天开始联络这些媒体了哦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用,方案给到我就行了。” 经过几分钟无信息交流,突然听到这么一句,我脑子一下子处理不了……呃,看来新领导作风有些不同,那我回去等着领导答复吧。

              三天过去了,板板却再没找我。

              眼见时间越来越紧,我终于忍不住了,小心翼翼地问起他。

              “哦,你说媒体?没事,不用你跟了。”板板从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中抬起头,胸有成竹地循例微笑。我想继续问清楚,但他不停地发邮件接电话,看起来实在很忙,也没跟我解释啥,随便两句就把我打发掉了。

              难道是我什么地方没做好,为啥不让我跟了呀?平时这块工作都是由我负责的,公司也没别人熟这块,板板这么忙,万一有什么疏漏咋办?如果是整个宣传计划取消,那又何必让我出方案呢?不知道赵老师了不了解情况呢,万一回来怪我没做好咋办?

              我这脑子正快死机的时候,赵老师正好来电话了。让我发个资料后,她循例随口问起项目进展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“别的都很顺利,就是宣传这边,我不太明白……”想不明白就是问题,出现问题就要请教领导的嘛,不耻下问是菜鸟提升的最佳途径,袅袅我一向的做事风格都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“哦?有这回事!”赵老师的口气似乎有点生气,“等我明天回来再说!”

              挂了电话,我的心就定了。赵老师说话从不绕圈,处理事情干净利落,有啥问题都不怕。

              “鄂德利,你拿着袅袅这份宣传计划,让另一家公司负责执行吗?”一开会,赵老师非常气愤地质问鄂板板,在场的人都傻眼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赵经理您先听我解释……”鄂板板好生慌张,腿在桌子下面直晃荡,刀片一样的西裤线被甩得特别凌乱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用说了!我在上次会议里说得非常清楚,宣传由我们自己负责,费用也不会委托第三方公司支付,你让袅袅出详细宣传方案,然后私自外包给其他公司做,这种行为是严重违规!马上让那家公司停止宣传的所有事情,如果由此产生了费用的话,你自己负责!这一次口头警告,我希望没有下一次了!”

              我的天神啊……原来鄂板板不让我跟宣传是这个原因!我偷看了他一眼,满头的黑线,一根根比西裤线还直。

              散会出来,郑悦拿笔记本戳我后脊背,一脸调戏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  “干嘛啊你!难受着呢!”一想着被鄂板板利用就心烦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也知道戳脊梁骨难受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啥意思?明说!”

              “好歹鄂板板也是副经理,咱领导。对直接领导的操作有疑问,你得多去沟通沟通,说清楚啊!弄丢人家到嘴的肥肉事小,哗啦就捅到领导的领导那里,那才事大!”

              “冤死我了!刚好赵老师打电话来问项目情况,那我肯定得一五一十交待清楚,赵老师不是让咱发现有啥问题就明说吗?我说的都是实情,不添油没加醋,更不可能是想告状啊!天地良心啊!”一听郑悦这么说,袅袅的脑子又烧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没办法。反正你这祸是闯定了。别管什么良心不良心,板板一定认为你是故意打小报告的。你以后啊,想法子挽救挽救形象吧……”郑悦一副医生见着死人的表情,一路摇着头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我这个笨鸟哟,怎么就这样给自己埋了一颗不定时炸弹……




              本月热点
              随机推荐